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松间明月

麦田守望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解读《边城》(一)  

2013-04-22 14:31:19|  分类: 上课选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边城描写的故事很简单,甚至可以简略到以一句话概括,关于一个老人,一个女孩,以及一条黄狗而已。而其中,故事主要是以老人一生的遭遇为主,女孩的爱情为辅。沈从文在为我们展示了一个极其安静的世界的同时,更是揭示了在一种无意识状态中,那个偏僻地方的人们,悲凉的命运,偶尔欢乐,更多的是痛苦,虚无,以及,不可更改的宿命。在边城,人们从来都没有自己独立的意识,没有任何选择权利,而是不自觉地接受着自古以来被安排好的命运,为活着而活着。按边城里的文字来说,是,“年纪虽然那么老了,本来应当休息,但天不许他休息,他仿佛便不能够同这一分生活离开。他从来不思索自己的职务对于本人的意义,只是静静地很忠实地在那里活下去。代替了天,使他在日头升起时,感到生活的力量,当日头落下去时,又不至于思量与日头同时死去的,是那个伴在他身旁的女孩子……” 
        故事概况如下:在湖南与四川的交界处,有个小城,山清水秀,其中,有个老人是一个渡口的般夫,从二十岁开始,五十多年如一日地管理渡船,负责把人和物从此岸渡到彼岸。他唯一的朋友为一只渡船与一只黄狗,唯一的亲人便只是他的孙女,翠翠。老人与翠翠相依为命,一方面享受着渡船以助人所带来的快乐,另一方面便享受着小山城里安静的岁月。他偶然唱古老的歌曲,出于某种突然兴起的念头,更多的时候,是安静地一直享受边城里美好的、免费的阳光、空气,湛碧的山与水;给孙女讲故事,与黄狗游戏,偶尔喝点老酒。天保与傩送,当地最能干杰出的两兄弟,“结实如小公牛,能驾船,能泅水,能走长路”先后都爱上了翠翠,在公平的竞争中,天保哥哥输给了弟弟,只是因为翠翠先遇上了弟弟傩送,于是独自便跟着船下辰州去做生意,却不小心掉进水里淹死了。对于这个意外,弟弟感觉内疚无比,而对翠翠的追求不明朗起来,甚至也同样远离家乡,到外地寻求生活,归途不定。老人一来是岁数大了,二来实在是在翠翠这件婚事中操碎了心,因为种种老天弄人,而受了不少闲气,居然生了大病,在一场雷雨中去世,抛下翠翠一个人面对着无穷尽的岁月,希望与等待。 
       整本书里,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名字,只有老人没有,所拥有的只是一个代称,老人,或者老船夫,又或祖父,这像是作者的有意而为,一种身份的故意模糊。他的本质是极其善良,而且尽忠职守,一如千百年以来,生活在那片土地上,所有其他的老百姓。算不上出彩,却也不会窝囊,就是当地普通人的一生的一个缩影。他摆弄渡船,几十年如一日,风雨不阻,越是天气恶劣,倒越是深恐错过一个乘客,于是有时便在渡口彻夜等候。而且,除了应得的报酬之外,他从来不多收一分钱。偶然有不知情的乘客多给了他铜钱,他居然像抓贼一样赶上他,非要把钱“迫塞”那人手中,并搭了一大束草烟。实在无法推辞的钱,他全部用来买茶叶和草烟。烟不管是谁要,他都要给,并且主动赠送,而那茶叶则在六月里放进大缸里,用开水泡好,给路人解渴。对老人来说,这所有一切,不过是跟他饿了需要吃饭,渴了需要喝水一样,做起来是那么地自然。在某一意义上,这却也是他所有光荣与梦想的依据所在——他的精神的立身之本。他以他所遵循的教导来做他的“人”。
       当然,老人另一个的命根子是他的孙女,翠翠,为了她,他甚至可以牺牲一切。这也是中国老百姓自古以来的一种默认教诲,可以说中国文化的遗传——所谓传宗接代。这在整个人类历史上,也是有这么一个说法的,说这不过是种族的延续,自我保存的扩大化,和自然界任何其他物种一样,只是在中国,其牺牲精神,其努力程度,更为显著而已。或许是那一方美丽山水的缘故,老船夫的性格中,除了忠厚善良,大方以外,却也是称得上敏感,好强,却又隐忍的。他曾经有个女儿,跟一个茶峒军人私通而生下孩子,后来又随着军人殉情而死。于是,老船夫把他所有亲情,柔情贯注在孙女,翠翠身上。女儿的死,对老人来说应该是个巨大的打击,让他差点失去传宗接代的希望,也差点失去感情的依据。不过,老人没有将这一切表现出来,反而义无反顾地,更用心地抚养成翠翠。曾经的怨恨、悲伤,因为有了山水的熏陶,又或是不断摆渡所带来的奉献感,于是在日复一日的摆渡中淡去,在他心中隐成一个暗伤。待到翠翠也已经长大,可以谈婚论嫁的时候,老船夫异常地看重男子的光明正大性,需要正统地提媒,或者以当地的传统来唱歌三年,极像是对女儿不明不白的私通的过分补偿。正是因为对孙女的未来过分关注,以及操心,也导致他以一个边城老人独有的精明,狡猾去试探,周旋,一方面深恐托非所人,一方面又深恐委屈了翠翠,于是才有翠翠的爱情悲剧。当天保,当地非常好的一个人家内的非常出色的一个青年来示爱时,老人是欣喜的,他的迫切使他误以为孙女也对天保有意思,于是才有了老人对天保追求的默许与放任,于是才有了种种其他误会。天保因为竞争不过弟弟,心里很受伤,却也有当地男子汉一样的坚强与磊落,而独下辰州,却不小心因落水而溺死。这件事对天保他爸爸及弟弟来说,不免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也深知,里面多少有些情场失意而自暴自弃,出于对亲人的内疚、心痛,于是便不由自主地埋怨起老船夫来,觉得是他处事不当,不应该一开始给天保这么多希望……而老船夫,一方面因为本身对天保的一些内疚,一方面更是因为看到傩送他们的冷漠,使得翠翠与傩送的好事也看起来遥不可及,更因为其他人有意无意的刺激,让他本来就因女儿的死而产生的暗伤,在不断地扩大,从而病倒,在风雨中去世。 
       老船夫死的时候,具有像征意义上的是,岸边的白塔也倒掉了。像是某种神秘的应和。又像是某种共同的宿命。这部小说,其文艺性自然是无话可说,多是白描式的对话,描述,犹如浮在水面的冰山,自发表以来,爱慕者赞美者无数;于作者而言,只是把这一小天地里众生的生活、命运忠实地展现在世人面前,自己绝不加任何议论。里面有很多非常安静的描写,所塑造的,看似是一个美好的乌托帮式家园。然而仔细读来,掩卷以后,却让人不由自主地充满了一种惆怅与悲伤……仿佛那不仅是一个边城里一个老人的命运,而是曾经的中国,绝大部分时期下,人们共同的命运。他们,几乎从来没有什么选择的权利,怎么生,怎么死,都已经注定,有脉可寻,既然长在了农村,于是便像一棵树,一棵草,一只猫一只狗那么自然而然地活着,也基本上按着动物的本性,追寻着几千年来一点进步、变化都没有的传统。似乎是既然生下来了,也基本上就扎根在那里,很少会到其他地方谋求生命,绝大多数人,肯定觉得山后面仍然是山,而不会知道另外还有世界。还有大海,还有金头发,绿眼睛的其他人种。他们从来没受过什么教育,不知道、不清楚人生的意义,更谈不上有什么理想,追求,即使是向往,也无非是盼望儿女能个找好好归属,然后无限循环,继续,很像那个放羊的笑话。放羊是为了生娃,生娃是为了放羊。在命运的手中,他们是再卑微不过的小虫子,天也治他们,地也为难他们,连其他虫子也为难他们…… 他们所唯一希冀的,或许就是好好地活下去。 所谓蚁民,如斯而已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