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松间明月

麦田守望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(原创)老屋,屹立在我心中的丰碑  

2013-09-18 11:02:29|  分类: 原创作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老家的房子是84年建的,比村里首批砖石结构的瓦房晚了整整两年。

 母亲在世的时候,每提及老家的房子,一种自豪溢于言表。

 在当时的农村,建个房子的困难可想而知,父母日夜操劳,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全用在建房上,一幅幅画面:用手推车载土垫地基、去几十里外割柴苇子、到山塘里挖烂沙子,一筐筐沙子从背上经过、拉着板车小跑着去砖厂……总萦绕在心头。

 这座老房子,见证了我无悔的少年时期,伴我度过了一段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。那时,每天早上我会趴在窗台上晨读,放学后在窗台上完成老师留下的作业,然后再去帮活。父母对我期望很高,对我很严格,即使有闲暇的时间,也不能随意出去玩耍。于是除了帮做家务、下地劳动,书本便成了我亲密无间的伙伴,在我的书橱里,摆满了课本和名著。

 由于父亲严格教导,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,外间墙壁上贴满了我的奖状,每每有邻居来串门,看到这些奖状,都会赞不绝口,说我将来一定会有出息。那时,母亲脸上会露出自豪的神情。

 年少的我顽皮无比,经常把兰墨水泼在二姐的长辫上,二姐总是不依不饶,和我争斗,我总会躲起来让她找不到,那次趁她不注意我躲到床底,迷迷糊糊就睡着了,直到晚饭时也没出来。朦胧中听到二姐的啜泣,妈妈的呼喊,床底的我知道惹祸了,懵懂着从床底爬出。本想躲避妈妈的棍棒,却看到母亲一言不发。

  整个少年都是在老房子的注视下玩耍游乐,伴随着我的成长,她也渐渐地老去,不再年轻、不再挺拔。

  03年7月29日母亲去世,父亲无论如何不愿离开老房子,他说母亲就在老房子里面,他不能离开她,更不能离开老房子。孤独地守侯喏大的六间老屋,眺望在村子的西北头。

  老房和父亲有着相同顽强的毅力,父亲一直不愿离开老屋,他总认为母亲还在老房子里,每到春秋季节,父亲总要亲自监工来修缮这座房子,发现破损后,及时地修修补补。直到有一天,父亲再也不可能去打理老房子,撇下了这所房子,撇下了所有的家人,没有来得及给我说一句话,于2013年元月6日永远离地开了我们。

 多次在梦中都会发现父母倚靠在西墙,望着西面路上的行人,望着他们的孩子归来归去的身影。每次想到这里我的泪总会来临,我总是打起精神,认真去做手中的事情。

         前不久,二婶病逝,悲哀中我回到老家,在老屋前驻足良久,仿佛父母的英灵还在。踏过门前漫过我的膝盖的蒿草,酸涩与凄凉感顿时涌上心头。

    心中巍峨的房子,竟然破败到这般!屋内,一张张剥蚀的奖状在诉说着它的悲悯,房顶的苇节子已经被瓦块压成弧形,好像佝偻久病的老人,狼藉一片的地上……

 看到这些,凄凉悲哀的感情在心头肆意地爬着,心情失落,悲哀无比。猛然间,我突然领会到了父母亲对老房子的良苦用心。其实,他们对老房子不舍的情感,融汇了他们太多的心血,我不禁潸然

 老屋,我的眼睛模糊了,可我的心是纯澈的,你就是父母永远屹立在我心中的巍峨丰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38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