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松间明月

麦田守望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《三字经》与《弟子规》何罪之有?要如此千刀万剐!  

2014-04-02 11:19:34|  分类: 闲言碎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很多人在改写、戏说历史而创作出一些文艺作品后,最近,又在打传统文化启蒙读物的主意了——删改。欲给《三字经》、《弟子规》等幼学启蒙读物大做手术了。

    首先,“讨论《三字经》、《弟子规》是否适合于当代青少年”——这是个伪命题!宋(王应麟《三字经》作者)、清(李毓秀《弟子规》作者)时代的服装可以改进或丢弃,但服饰从原始的树叶兽皮遮羞与冬暖夏凉实用性改变了吗?没有。音乐,从春秋(孔子在齐闻)宫廷音乐《韶》到今日农民工赤膊泪吼《春天里》,音乐之“尽善尽美”与“移风易俗”之主旨改变了吗?没有。文化之载体从《四书》、《五经》到今天的书刊杂志、影视、互联网及人人可以参与互动的微博时代,其标准“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”及“思无邪”改变了吗?没有。五千年华夏文明,齐家在孝,以敬重父母之爱移于“君”——则为忠!今天之“君”者何许人也——百姓,草根们!孝敬父母,爱戴人民,这有错吗?“视诸父,如视父”——做中国人民的儿子,怕你儿子没那个资格,小平做到了!南宋抗元名将文天祥,知道小皇帝已死,却依旧抗元,被捕入狱三年,泱泱民族气节始终不渝,杀他时忽必烈心痛之死不能被己所用而罢朝三日,行刑手含泪大呼数遍“大宋文丞相升天啊”——“愚忠”是吗?“愚孝”是吗?而《三字经》及《弟子规》尤其是《弟子规》正是以朴素的韵律唱出华夏文化之“孝悌忠信礼义廉耻”瑰丽了中华五千年的优美主旋律,时代在改变,科技在改善着人们的生活,但这种人文关怀的精神从家庭的孝道、爱国主义(忠的具体表现)及“四海之内皆兄弟”的大同世界观念并无改变。如果说不适合这个时代了,除非这个时代的人类都是克隆人或外星人;恰恰相反,它不但适合国人,而且这种普世精神是全人类的共识及其所共同需要的精神食粮。

   其次,保持古代读本的整体性是“对历史应有的最基本的温情与敬畏”。(引号部分是钱穆《国史大纲》之语,余无此智慧)有人欲删改部分内容,其实大可不必,古代那么多读本,“糟粕”那么多怎么删得过来?当年在全国禁读《金瓶梅》时,毛主席却让省部级领导每人一本。为何?那是一部古代商人、官僚残害百姓,中国妇女徘徊寻求出路对美好向往及无法实现而颓废的实录。我举该例在于说明品读或欣赏古代作品不该在文字上做功夫,应结合时代发掘其真正的意义,从而指导我们现代的生活。比如,《弟子规》对于今人,在于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携古风神韵又不失新意的生活模式。你改了它,文意脱节,如果流传下去,后人将会无所适从;此风一开,那种原汁原味的华夏文化便失去了它的营养与完美风格,恐怕是一种“罪过”吧。所以,删改是数典忘祖。我搞一线教育多年,影响孩子成长的,可以“废”十年教育之功的并不来源于书本或经典而是源于更现实的花花世界。就更别说《三字经》或《弟子规》的只言片语了,恐怕父母老师每日耳提面命孩子们都做不到啊。

  三、时代呼唤忠孝之人,国情及大环境需要美德做长城。《弟子规》、《三字经》及《朱子家训》(朱柏庐)等古启蒙读本皆从培育高尚的道德情操入手——这是任何时代所需要的基本人类素质,何有“90%不适合现代社会”之说?季羡老一代国学大师,斯人逝世,举国伤痛,老人家的少年时期难道不是国学经典所铸就的启蒙教育吗?钱伟长、邓稼先这些祖国航天事业的先驱们当年在国外有一千个理由不回来,世界航天之父冯卡门那个犹太老人那么青睐高足钱伟长,但为了祖国民族的利益,毅然回国。假如你的公司裁员你是裁减对你忠心耿耿的员工,还是裁减常怀跳槽之心的人?自古忠臣出孝门。世界冷战结束的时代,将是经济的掠夺战,文化的文明入侵战,这都是没有硝烟的战场,如果从小不培养树立正确的人生观,缺失道德之血在心中流淌,那将是尸位素餐。应该从启蒙时代起,就应该把本土文化深深植根于孩子心田,开花结果,于是,他们才会甄别彼文化的优劣,有所取舍的吸纳消化泊来的文化,将彼文化变成一种营养利于本土文化之树的茁壮成长。比如,汉魏时期传人我国的印度佛教终在隋唐时期完全被消化吸收。这是历史给予我们的经验,在证实传统的华夏文明的优秀。对于今天的以美国人为代表的和平演变及全盘西化的阵阵阴风,我们只能从爱国教育入手,然而,一个连他父母都不爱的人何谈爱国爱民族呢?所以,经典的教育更显得重要了。在捍卫本土文化的同时还要将其推向世界,让全世界的人们享受这道美好的文化大餐,从而让华夏文明变成世界共有的精神文明。这才是建立在全世界人们心中的道德长城,并且将永远屹立。仅从这点看也不应删改。那将让外国人都笑话我们——连祖宗的话都要改 。    

   我孤陋寡闻,教书以度日,足不出户久矣,《二十五史》勉强读过  ,除孔夫子外没人敢在2500年内做“删改经典”之事。难道圣人要来了吗?我和同辈的朋友们翘首以待。

  世界历史我是很少读的——仅阿诺德.汤恩比的《历史研究》还是剪辑本,不知世界史上是否也有这样口诛笔伐向经典的人,更无从知晓是否有在经典上可以涂鸦的高贵之手?

  有,或者没有,

经典还在那,

合起来睡莲般吸引你的真心,

凭她走过的漫漫长路

 

改,或者不改,

经典不悲哀,

展开古韵来自你眉心的笑靥,

凭她脚底的痴痴尘埃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