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松间明月

麦田守望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衣襟带花,岁月风平  

2014-04-03 09:29:19|  分类: 上课选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作者:李丹崖

  清代学者王永彬应该算是最早的苦情戏酝酿者了。在他的《围炉夜话》这样拆解“苦”字:“人面合眉眼鼻口,以成一字曰苦,喻人生味苦。”王永彬认为,人的眉毛是草字头,人的眼睛是一条横线,鼻子是一条竖线,下藏一个“口”字,岂不是暗喻命途苦楚?

  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解释呢?

  ——人眉好似一丛竹,竹下横陈一坦途,坦途之间有美须,美须开成八字步,一个“竹字头”,一横,“一”个人迈开八字步的“大”,这不正是“笑”吗?

  看来,山不转来水自转,心境不改人意改,唯有明媚的心路才能让我们在岁月的暖阳里笑春风。

  周新在明朝著名的按察使,他与掌管着禁军的纪纲是连襟。一日,周新自杭州回来,在京师见到纪纲,出于礼数,送给纪纲一套华美的袍子。纪纲很喜欢,想着自己平日里常常刁难周新,周新却对自己这般讨好,还真有些过意不去。

  这时候,纪纲的一名下人在里面捣鬼挑拨说:“周新送你袍子,这是在提醒你——无论你闹腾得再大,他总能用一件袍子把你包住。另外,送你一件衣服,也有“制服于你”的意思,这不是在挖苦你,说他总有办法能制服你吗?”

  纪纲一听,勃然大怒道:“周新,你小子想蹬鼻子上脸,我定然不会饶恕你!”

  听到纪纲发了这么大脾气,纪夫人从院子里进来,了解原委以后,纪夫人赶忙扇了那个挑事的下人一记耳光,纪夫人说:“周新与我家夫君原是连襟,连襟——连筋,这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,岂容你在此信口雌黄。”纪夫人一边说着,一边央人拿来文房四宝,举笔写下了八个大字:衣襟带花,岁月风平。

  乐得纪纲大声叫好!原本可能是一场朝野动荡,却被纪夫人以八个大字给压住了。敬佩于纪夫人如此妙解,真可谓神来之笔。

  衣襟带花,岁月风平。即便是这样诗意的句子,说不定也能引人歪解:是鲜花着锦,还是死水无澜?

  衣襟带花,多美的裙子呀,若是裙角轻扬是不是要更好看?无可奈何花落去,那风也没有吹起来,好不识趣的风!这是一声叹息。

  衣襟带花,岁月风平。好比是岁月静好,我们安享在这样的岁月里,也无风雨也无晴,任由春花肆意地开着,夏虫脆亮地叫着,秋叶多情地红着,冬雪圣洁地塑梦。我们气定神闲,从不担心一场大风把我们的生活摧枯拉朽。这是一声赞叹。

  无论是生活还是命途总是如此,叹息和赞叹只不过隔着一层宣纸的距离。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4)| 评论(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