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松间明月

麦田守望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奇丽的黄溪   

2014-07-14 10:33:35|  分类: 上课选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文经武纬《奇丽的黄溪》

柳宗元是一名山水大师,他热爱永州山水,欣赏永州山水,钟情于永州山水。但他笔下的永州并没有人文景物和人工建筑,也没有震撼人心、气势恢宏的景致;有的只是方亩之间小而又小的地方。但是,其一草一木,一山一石,无不形态各异,气势非凡。他的《游黄溪记》更是体现了山石的气特。

开篇就以奇特之笔道出了黄溪的不凡。北之晋,西适豳,东极吴,南至楚、越之交,其间名山水而州者,以百数,永最善。环永之治百里,北至于浯溪,西至于湘之源,南至于泷泉,东至于东屯,其间名山水而村者,以百数,黄溪最善。永州是所有山水中的最好的,而黄溪又是永州中的最善。文章用柳柳州特有的笔触,极尽夸张的语言,发人兴趣,说天下山水永最善,永州山水黄溪最善

第二段里由点出奇丽再到仔细地描摹。黄溪距州治七十里,由东屯南行六百步,至黄神祠。从这的七十里”“南行六百步可以想见黄溪在一个偏僻的地方,真正是人迹罕至。正是我们所谓的无限风光在险峰,也暗合后人王安石的而世之奇伟、瑰怪、非常之观,常在于险远,而人之所罕至焉。那看来,黄溪不奇特也是不行的了。然后作者把读者带到黄溪的东屯村,先在黄神祠欣赏黄溪山水全貌;再沿溪上山,一路指点领略奇丽景物,来到黄神当年隐身处。原文是这样的祠之上,两山墙立,丹碧之华叶骈植,与山升降。其缺者为崖峭岩窟。水之中,皆小石平布。黄神之上,揭水八十步,至初潭,最奇丽,殆不可状。作者并不写黄神祠里面的摆设,而是描写这里的一山一水。此句墙立二字勾勒出两山之高耸峭立的形象,更以红花绿叶为喻,突显两山并列,各有风光,写来生动细致,足见柳宗元对山水之描壮生动细致,別具一番特色。这里的水,作者直接用最奇丽,根本不能用笔墨来形容。但是水还是有它的特点的,它清澈明亮,能够清楚的看到其中小石平布。柳宗元还从色彩的层面来描述潭水,黛蓄膏渟,来若白虹呈青黑色,像一条巨大的白虹。既有色也有光,生动地呈现了潭水四周苍绿的环境。更妙的是这样的景致并不是死气的,它是生机勃勃的,文中这样的形容。有鱼数百尾,方来会石下用游鱼的动态来衬托潭水的静和清澈。鱼儿真是自由、可爱、可羡。真是一幅搭配和谐,幽静美妙的山水画。

上第二潭,石怪鸟奇,迥无人迹;而临深峭,恍入桃源,山舒水缓,有土田,非仙界,是人境。这第二潭和前一个描写又不同,可见柳宗元描写的功夫已经是运用的炉火纯青了。景致是美妙了,这时柳宗元还给它附上神话的色彩,这样黄溪不是更令人神往了吗?始,黄神为人时,居其地。传者曰:黄神王姓,莽之世也。莽既死,神更号黄氏,逃来,择其深峭者潜焉。这里将神话和历史联系起来,添加了黄溪的逼真性。这循溪登山、探奇赏幽的游程,岂非当年黄神逃亡藏身、筚路蓝缕的路程?而这相传为奸贼王莽的后裔,却因居住深山而被视为神,吸引人民安居黄溪,得到他们的尊敬,立祠祭祀。

柳宗元第一次来黄溪就深深地爱上了它,在这篇游记里,倾注全力描写黄溪的山和水。黄伯荣先生这样说二谭里,巨石,激流,大鸟,相互映衬、依托,气势磅礴,形、色、物、景、静、动交合,有如一幅妙手丹青,给人以温馨怡情的享受和精湛别致的熏陶。

为什么柳宗元写出如此奇丽的黄溪?其中原因我探究了以下几种:其一,他写作的时间。我们所知道的柳宗元遭遇是他的被贬,这时到永州的作品应该是抑郁的,但是《游黄溪记》为何如的清幽。原来它作于元和八年。作者贬永州已八个年头,抑郁激愤较减,思想深刻,而趋于通达。他虽然壮心不泯,但对再获任用不抱厚望,以为自度罪大但当把锄荷锸,决溪泉为圃以给茹,其隙则浚沟池,艺树木,行歌坐钓,望青天白云,以此为适”(《与杨晦之第二书》),心情显得平和。所以这篇《黄溪游记》所表现的作者形象是探幽赏奇,欣然自适,似无发挥,而兴会心得,夷然自信。其艺术老到,浅而深,奇而实,得心应手,触处适源,引人入胜,耐人寻味,却似信笔写来,天衣无缝。

其二:个人的主观色彩。柳宗元被贬永州心情抑郁,如何去排遣心中的不满,在这样的偏僻地方,只有去寻山防水。因此,他刻意地访求山水,由于现实的遭遇令他没有美好可言,他只有寄托于自然的山水为了看到心目中美好的景致,他不惜经历艰难的跋涉,付出艰辛的努力,最终抵达目的地。黄溪距州治七十里,由东屯南行六百步,至黄神祠”“揭水八十步”“南去又行百步”“又南一里,至大冥之川。正如此柳宗元笔下的山水具有与一般的山水不同的特点:幽、奇、丽,它们特立突出、清幽美丽,是山水中的异类:怪特的西山、幽深的钴钅母潭、奇特的小丘山、凄清的小石潭、鬼斧神工的小石城山、清幽秀丽的黄溪等,无不奇造幽致,无不是被作者审美的眼光过滤和改造之后呈现在我们面前的。

我想也有对这些景致的惺惺相惜的情感吧。柳宗元遍游永州,孜孜以求的山水皆是运用比兴的手法象征化的山水,它们或地处偏远,被视为弃地,或深藏秀谷,人迹罕至,或荆棘遍地,需开道而行,凡此种种,奇山异水无他人欣赏喜爱。而自己也有如他们一样有才能但却并不被统治者看重。因此,当他寻到黄溪时,就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,认为黄溪似乎专为等待主体的发现与欣赏,因此他就更加地理解他们的内心。于是,用一种极尽夸张的笔法去渲染,让黄溪因为他的知己之赏,山水的奇、幽、丽等特征被世人所知,山水就成为僇人的象征物,山水的特点象征人的特点,山水的被遗忘象征人的被遗忘,山水与人成为一种对应的互赏、共感的同类。山水在比兴后被赋予的情感表述上的意义也很深刻,它意味着柳宗元的探奇访幽正是寻求解脱精神痛苦之时,品味山水的被忽视也就是在细细咀嚼着自己被贬谪的痛苦,在细细的体悟中,作者受贬谪打击的悲愤、忧怨的情感随之带有了悲剧的力度和深度,对于柳宗元来说,感物的过程即是游心的过程,超脱的过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